安徽之窗|安徽信息网
当前位置: 安徽之窗 > 新闻

崔永元我和“瓦尔特”

来源:安徽之窗 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17 12:24   作者:文辉   

2005年,巴塔来的时候是夏天,所有人都穿着短袖。当我们在首都机场贵宾通道,看到他出现的时候,才觉得这不是一场梦,这是件真事。和机场联系的时候还费了点儿周折,难道小崔请的客人就要走贵宾通道吗?当然不是。但是,小崔这次请的是巴塔·日沃伊诺维奇。谁是巴塔·日沃伊诺维奇?就是瓦尔特,机场立马开了绿灯。

崔永元我和“瓦尔特”

崔永元和巴塔合影(2005年6月)

后来,跟巴塔聊起来,他一点儿都不意外。他说,在前南斯拉夫有人就开玩笑地叫他是中国电影明星。他说他在中国受欢迎的程度远远超过他在自己的国家。而中国人喜欢他,都是从那个电影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开始的。虽然后面也有《桥》、《苏捷斯卡战役》等等等等,巴塔出演的电影中国没少进,最难忘记的还是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。

崔永元我和“瓦尔特”

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中文版海报

这片子上映的时候,你都难以想象火爆到什么程度。街头两个男孩一言不合要动手,把书包扔到地下,动手之前都要大喊一声,我要让你尝尝我的瓦尔特拳。其实,如果你真看过这部电影,你真看过瓦尔特拳,你就知道瓦尔特如果实战,肯定打不过甄子丹,也打不过李连杰。但是,他偏偏就能打倒德国鬼子,无论是打拳,还是打枪。出演瓦尔特时候,巴塔已经40多岁了,他的瓦尔特拳演得虎虎有生气。但是,毕竟是一个40岁的瓦尔特,两拳之间的间歇,怎么都足以让德国鬼子作出反扑。但是,没有,德国鬼子就在那儿等着挨打。如果在一般的影片里,这已经是个明显的破绽了。但是,所有观众都瞪大眼睛,陪着德国鬼子在那儿等着,准备迎接瓦尔特狠狠飞来的第二拳。

崔永元我和“瓦尔特”

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剧照,右一为巴塔饰演的瓦尔特

这部电影在中国上映的时候是1973年。不用多说,谁都知道,那是一个压抑和寂寞的年代。能看的电影基本都是高大全,男人没有老婆,女人倒像个男人,个个红光满面,不食人间烟火。国产战争片里一有战斗任务,所有的干部战士都争相做第一梯队,阵地上边打边开玩笑,感觉他们不是在打仗,而是在打CS。把战争的残酷用过于绚烂的方式表现出来,培养了一批直到今天还嗷嗷好战的观众。其实,他们只要听一声真正的枪响,就会从梦里醒来。战争是残酷的,哪怕不是在战场上,战争对每个人来说,也会像一场噩梦。导演克尔瓦瓦茨说,一战的时候,他还很小,回家的时候趟过躺在地上的伤兵,忽然会有一个伤兵扯着他的衣角。他回头一看,那些苍白惨淡的脸,白的如鱼眼一样的眼睛,让他惊恐不已。

崔永元我和“瓦尔特”

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剧照,巴塔饰演的瓦尔特英勇无敌

我从小就是个影迷,当我做《电影传奇》的时候,总是在想,应该把自己儿时崇拜的偶像一一地都见一遍,所以就在国内疯狂的寻找和奔跑。其实,儿时的偶像大多已经白发苍苍了,早没了当年的美丽和帅气。但是,在我看来,他们和当年一样,一点儿都没有变化,甚至脸上一条皱纹都没有增加。当我和自己儿时的伙伴说,我现在已经和曾经崇拜的偶像成了朋友,我会和儿时的玩伴一起浑身颤抖起来。

事儿,总是越做越大;梦,也是越做越深。我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,要去朝鲜、罗马尼亚、阿尔巴尼亚、前南斯拉夫,要把当年在电影上看到的那些外国偶像也都看一遍。联络费了一番周折,当我们拿齐了签证以后,我又因为有公务在身,无法出发了。我们的采访团队去了南斯拉夫,但是这个美丽的地方已经叫前南斯拉夫了。现在,它是六个国家,而它们之间又有微妙的关系。

崔永元我和“瓦尔特”

《桥》剧照,巴塔在其中饰演游击队长“老虎”

回来之后,我们的首席记者甚至说,当他们坐着出租车从这个国家驶往那个国家的时候,出租车司机明显不在状态,他很紧张。分裂后的国家自成体系,过去的兄弟和同胞,现在甚至成了仇人。过海关的时候,看到我们的摄像机,海关人员马上就问,你们是来采访瓦尔特的吧?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猜的那么准。也许,来的每一个中国人,只要拿着摄像机都是来采访瓦尔特的,只要拿着照相机都是来和瓦尔特合影的。起码在中国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和《桥》这两部影片就这么有名。我知道的数据是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在世界105个国家上映过。有些国家的人,是先知道瓦尔特,后知道南斯拉夫的,所以他们也戏称为瓦尔特外交。而《桥》上映过的地方就更多。据说,全世界只有四个国家没有上映过这部电影,这真是奇迹了。

崔永元我和“瓦尔特”

《苏捷斯卡战役》剧照,巴塔在其中饰演一位游击队长

就是在这次聊天中,我知道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的编剧萨沃·普列达,因为电影拍摄完,电影厂就倒闭了,所以他至今没有拿到稿费。但是,他手里有一把小巧的手枪,这个手枪是瓦尔特用过的。不是道具,是真正的瓦尔特用过的手枪。他们聊起了克尔瓦瓦茨,这个充满智慧的大导演。在拍摄完这些影片之后,南斯拉夫陷入了内战。而后,又遭受了北约的狂轰滥炸。你想不到克尔瓦瓦茨大导演最后的结局,是一个什么样的情节。是他在家,饿死了。

崔永元我和“瓦尔特”

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剧照,瓦尔特和战友享受胜利的喜悦

这就是战争,这就是真实的战争。当然在电影里,我们可以让瓦尔特无所不能。他甚至可以从空中接到德国人扔过来的手榴弹,然后又扔回去。手榴弹准准地在德国人当中爆炸,德国人从房顶上被炸得飞到地下,瓦尔特面露微笑。而真实的瓦尔特,在萨拉热窝解放的前一天,踩中地雷牺牲了,那一年他才25岁。这个神出鬼没的游击队员,一会儿扮装成妇女、一会儿扮装成老人、一会儿扮装成乞丐,谁也不知道他手下有多少兵,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。但是,连德国人都知道,有一个真真实实的游击队员,他的名字叫瓦尔特。他让德国人心乱如麻,无可奈何。

现在,萨拉热窝有瓦尔特大街,瓦尔特大街的尽头有瓦尔特的雕像。25岁的瓦尔特紧锁眉头,头并没有高昂着,而是深深地低下头,他好像是在找寻着什么,又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我们不知道用什么来纪念25岁的瓦尔特。倒是电影里德国党卫军上校冯·迪特里施,那句台词真的漂亮,他说:“萨拉热窝,这座城市,他——就是瓦尔特。”

崔永元我和“瓦尔特”

巴塔和中国朋友在一起

记得临走时,我们一起喝酒。巴塔坐在我身边,他已经把我完全当做他的朋友。他把我拽到一边,叫来了翻译。跟我说,你不要相信那些南斯拉夫人,他们要跟你合作这个合作那个,就是为了要拿你的钱,他们什么都没有,你千万不要相信他们。我看着他真挚的眼神,真不知如何回答。其实,在我的设想里,我真的想拍一部叫《瓦尔特在中国》的电影。我希望男主角就是巴塔和我,不管是古代、还是近代、还是当代,我都希望我和巴塔能度过一个传奇、充满刺激的年代。

崔永元我和“瓦尔特”

晚年的巴塔

去年,我听说了巴塔身体欠佳的消息。正在为他担心着,就传来了他远赴天堂的消息。那天晚上我心里很难受,但是,没有眼泪。这一夜,脑子里一直回响着电影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和《桥》的音乐及插曲。我想着里面的台词和歌词,“空气在颤抖,仿佛天空在燃烧。”是啊,暴风雨来了。“我十分想见瓦尔特。谁活着,谁就能看见。”“如果我在,战斗中牺牲,请把我埋葬在山岗。把我埋葬,在山岗上面,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。”

站点精选

艾媒报告:土巴兔以32.5%市场占有率拿下第二,发展势头迅猛
艾媒报告:土巴兔以32.5%市场占有率拿下第二,发展势头

近日,艾媒咨询发布《2017年上半年互联网家装市场研究报告》,预计2017年互联网家装市场规模将高速增长到2955.4亿。报告显示,2017上半年,土巴兔以32...